近日,在某視頻平臺上一條名為“蘇州老板每天都是私人飛機上下班”的視頻走紅網絡,引起大眾熱議。該網友聲稱此蘇州老板為恒力石化董事長陳建華。


隨后渾水調研發文稱,視頻中顯示的私人直升機參考價格為8200萬元人民幣,且陳建華旗下疑似還有一架價值3.26億噴氣式公務機。且不論該直升機是否確為陳建華所有。但可以確認的是,以陳建華的財力,這些都不甚稀奇。

最強“建筑工”逆襲記:江蘇神秘新首富身價超過劉強東,怎么做到的?

就在幾個月前,陳建華夫婦剛以2600億身家入選《2021胡潤全球富豪榜》,成為江蘇首富,中國十大富豪之一,超越了李嘉誠、雷軍。其身家較半年前,飆升了1250億。


陳建華財富暴漲的背后,是A股化纖上市公司中市值最大的恒力集團市值暴增的推動。


三次“豪賭”,財富三級跳


1984年,年僅13歲的陳建華因家境貧寒,無奈輟學回家,第二年,他就去工建筑工地干活來掙錢養家,高強度的體力活并沒有嚇退他,一干就是3年,后來因為一次事故,腳受傷的他不得已才離開了建筑工地。


1989年,蘇州紡織業興起,到處都是工廠,也催生了跟蠶農打交道的職位缺口,腦子活絡嘴巴甜的陳建華就這樣干起了“聯絡官”的工作,憑著踏實勤奮和靈活,不到2年時間,他已經賺到了人生第一桶金。


1991年,陳建華的業務越做越大,財富也水漲船高,據采訪透露,那一年,他已經成了百萬富翁。那時,他內心就萌生了創業的念頭,“想掙大錢,一定得自己辦廠當老板,為何我不能也試一試,闖一闖?”。


但新建一座工廠的成本遠超他想象,最合算的辦法,就是收購一些快破產倒閉的廠子。然后自己重新干。業務全跑通了的陳建華夫妻倆倒不愁訂單,缺的就是自己的廠子與員工。


1994年,陳建華和范紅衛夫婦拿出全部身家,并東拼西湊湊齊了369萬之后,孤注一擲,拿下了瀕臨倒閉的吳江化纖織造廠。并在隨后幾年,讓廠子起死回生,重新煥發活力。這是陳建華夫婦的第一次豪賭,所幸成功了。


1995年,吳江紡織廠實現了1000萬盈利,形勢一片大好,這其中,陳建華的妻子范紅衛發揮了舉足輕重的作用,據公開資料顯示,范紅衛比陳建華大4歲,曾在國有企業有多年會計經驗,后來為支持丈夫創業,才辭掉鐵飯碗下海。收購吳江化纖廠之后。范紅衛成了CFO,所有財務工作均由她一手主抓。


1997年,受亞洲金融風暴影響,織造行業受到嚴峻沖擊,很多同行都或垮或倒閉,陳建華也是勒緊褲腰帶過日子,不過由于范紅衛的“持家有道”,陳建華的廠子賬面上還有較健康的現金流。也正是在那時候,頗具商業頭腦的陳建華開始了人生第二次豪賭


——當他的同行都在拼命甩賣設備和廠房之際,他卻被公司所有的資金攏在一起,以最低價格大量買入廠房和設備


后來,金融危機一過,紡織業的春天果然再度回歸,而彼時的陳建華夫婦,已經擁有了好幾個分廠,員工規模遠超同行,一個來回下來,他的財富迅速飆升,從此開啟了“事業暴走”模式。


當初的夫妻店搖身一變成了大企業,2002年,陳建華豪擲22億,擴建化纖項目,2003年,陳建華在原吳江紡織廠的基上,正式組建創立了恒力集團。


此后的10年,恒力開始了一系列并購與擴張,業務板塊也從紡織發展成以石化,新材料,地產為主,并有熱電、機械、金融和酒店等產業的大型國際化民營巨頭。有精打細算的范紅衛守家,陳建華的豪賭基本是贏多賠少。


2010年1月25日,恒力集團與大連長興島經濟技術開發區管理委員會(下稱長興島管委會)簽約,恒力集團將投巨資在大連長興島建設石化產業基地,項目分兩期建設。至此,恒力已經打通了從上游的石油煉化到中下游的化纖織造全產業鏈。


2017年,恒力集團營收規模已突破3000億。投資長興島,是陳建華的第三次“豪賭”,也是迄今為止,回報率最高的項目。


2018年,恒力集團營收達到3717億元,同比增長20.7%,陳建華夫婦以800億身家名列富豪榜第23名。

最強“建筑工”逆襲記:江蘇神秘新首富身價超過劉強東,怎么做到的?

打破國際壟斷,被稱“世界化纖巨子”


盡管成為了中國織造業領頭羊,但陳建華又立即看到了自身的局限性——造不出紡絲,而紡絲又是織造面料的主要產品。


據了解,在千禧年,中國紡絲產能嚴重不足,一些高端紡絲則完全依賴進口。


加上國際市場尚未打開,導致當時中國的紡織業出口量僅占全球不到1/6。


2002年,陳建華的紡織廠遭到一眾國際化纖廠抬價刁難。原料惡意上漲,勢必影響生意。


但要自行制造紡絲,就必須組建化纖廠,即以PTA(精對苯二甲酸)為主要原料,生產加工制造人造纖維。


為改變自身劣勢,陳建華毅然決然斥資22億元,向石化中游、紡織上游“化纖”突圍。這一年,江蘇恒力化纖有限公司誕生。


事實上,當時的中國也有不少化纖企業,但因為設備陳舊,技術落后,其成品無法與國外相比擬。


為保證競爭力,陳建華從德國引進了先進生產設備和生產線。


次年,陳建華通過合并旗下公司,正式組建了(中國)恒力集團。


不過幾年,陳建華就靠著設備新、規模大、成本低擊垮了行業內的外資工廠,而那些工廠里的頂尖工程師們,也全被恒力吸收招納。


2007年初,恒力20萬噸超亮光絲項目正式投產,再次打破了國外市場壟斷,填補了國內高檔有光絲的空白。


2009年,陳建華再次發力提高產能。


這一年,恒力集團一躍成為全球最大的超亮光絲和工業絲生產企業,陳建華也被稱為“世界化纖巨子”。


就在陳建華高光的這一年,受到金融危機波及國際油價大幅降落,而原油又是生產PTA的主要源頭,是恒力化纖廠的重要原料。


當時的中國,在PTA及芳烴領域也都嚴重依賴進口。


陳建華一鼓作氣,決定再次逆流而上,進攻上游石化行業。

最強“建筑工”逆襲記:江蘇神秘新首富身價超過劉強東,怎么做到的?

進軍石油業、煤化工再成第一


“什么時代做什么事”。這是陳建華總結恒力集團的過往。


事實上,當時的恒力已經擁有了足夠的實力。但前進不止,敢為人先,才是陳建華的一貫作風。


2010年,恒力集團正式投資建設恒力石化(大連長興島)產業園,主要建設年產660萬噸的三條PTA生產線,這是恒力開展“煉化一體化項目”的開端。


事實上,恒力意識到,原油的產量是無法決定的,但如何高效地提煉原油,賦予原油超越本身的價值,是集團未來的重點。


“煉化一體化”模式就是恒力的選擇。


一邊打造“從一滴油到一匹布”全產業鏈布局,另一邊陳建華也沒忽視資本的加持。


2015年,陳建華不顧眾人反對,拿下上市公司股份。隨后,經陳建華操作,恒力成功借殼上市。


到了2019年,恒力集團投資投資740億元,建成的2000萬噸/年煉化一體化項目正式投產。


這是當時中國最大的石油煉化項目,也意味著恒力集團實現了從原油到紡絲的完整產業鏈條。


但恒力的步伐依然不止于此。在“煉化一體化項目”投產的同時,恒力又開始籌建總投資高達1350億元的中國最大的煤化工項目。


有人會問,已經打通了從原油源頭到生產銷售布匹的恒力,為何要再耗費巨資開啟“從一塊煤到一匹布”的產業鏈布局?


實際上,恒力的目標,是煤化工與石化工兩手抓。因為石油對恒力而言,依然是個不確定性因素較高的原料。


而煤炭和石油互為替代品,中國又是產煤大國,在某種時刻,煤炭可以替代原油,從而抵消原油的部分風險。


如今,陳建華帶領恒力一舉打破國外對中國PTA與芳烴高端行業壟斷,坐擁多個“全球之最”:全球產能最大的PTA生產基地、全球最大的織造企業之一、全球規模最大且收率最高的乙烯項目......


文章來源: 菜根會,每天學點經濟學v

免責聲明

我來說幾句

不吐不快,我來說兩句
最新評論

還沒有人評論哦,搶沙發吧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