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一段時間,國際油價出現了顯著上漲,同時推動了能源股整體走高。這種情況下,很多人認為國際石油企業的日子應該是非常好過的。但實際上,近期國際上幾大石油企業卻集體遭到“逼宮”,這是怎么回事呢?

是機遇也是挑戰!石油巨頭紛紛去油化,如何化被動為主動?

歐洲石油公司轉型“去石油化”成趨勢


碳達峰、碳中和背景下,油氣公司發展戰略方向的調整成為一個需要提上日程的抉擇,油氣巨頭們的“轉型”成為發展趨勢。


道達爾、殼牌、BP,這些名字一直是歐洲能源公司的代名詞,現在它們正在加快轉型的步伐。


為了表達向多元化能源公司轉型的決心,老牌石油公司道達爾“改頭換面”,更名為“道達爾能源”。同時發布為“能源之旅”的標識,起點的紅色象征著道達爾能源的傳統石油業務,此后逐漸向天然氣、電力、氫能、生物質能、風能和太陽能不斷延伸。


事實上,不少國際石油巨頭都正在做著同樣的事情。從傳統的石油巨頭向新的“能源巨頭”邁進,已成為歐洲石油企業的統一目標。


同為歐洲石油企業的BP公司在名稱釋義做出了新解釋,由“英國石油”變成“不僅貢獻石油”。值得一提的是,BP “不僅貢獻石油”概念的提出是在更早的2000年。


碳交易,對石油行業而言并不算是件新鮮事兒。簡單來說,碳交易就是將碳排放權當作商品進行市場買賣。


政府向企業分配初始的年度碳排放配額,企業實際碳排放量不得超出該配額。一旦超出,則需要“續費充值”,購買額外的碳排放權。反之,余額充足者則可以將剩余的碳排放權“賣出變現”。一買一賣之間,構成了碳交易市場。


近年來,全球碳交易市場正在迅速發展。尤其是隨著“碳中和”目標的提出,碳交易市場逐漸形成燎原之勢,成為推動低碳發展的有效途徑。


除了在低碳發展上的顯著作用之外,碳交易所帶來的商業價值也十分突出,靠賣“碳”換錢的企業如今正在享受碳交易市場帶來的紅利。


如何在碳交易市場中化被動為主動?石油企業無疑需要一場變革。


近年來,大批石油巨頭率先邁上了低碳轉型之路,并提出在2050年或更早實現凈零排放的目標。


積極的轉型意識推動,加之雄厚的技術經驗和資金支持,使得石油企業的低碳手段和技術獲得了可觀的進步。


如今,不少石油企業的低碳轉型已經初見成效。


隨著碳交易市場的推進,碳減排量將成為企業利潤的一部分。


屆時,率先邁向低碳的石油企業也將有望從“賣油郎”變身為賣“碳”翁,在碳交易的新市場下收獲一筆“隱形資產”。

是機遇也是挑戰!石油巨頭紛紛去油化,如何化被動為主動?

探索低碳減排前沿


想要拿下碳交易市場的新“甜點”,石油企業必須落實低碳轉型戰略。而在走向低碳轉型的道路上,首當其沖的改變來自于能源產品結構的調整。


與傳統石油主業相比,天然氣和可再生能源產品的平均碳含量較低,更適合未來發展的需求。


近年來,石油企業加碼清潔能源已經成為了業內的常態。


尤其是在轉型更為先進的歐洲地區,不少石油巨頭不約而同地調整能源業務結構,從“石油巨頭”向“清潔能源巨頭”、“綜合能源巨頭”轉變。


以道達爾能源為例,為實現凈零排放目標,道達爾能源擴大了其原有的天然氣業務,未來10年內,天然氣將始終占據公司的主體能源地位。


同時,道達爾能源將可再生能源視為實現凈零排放承諾的關鍵,到2030年將累計投入600億美元,劍指全球TOP5可再生能源公司地位。

發展清潔能源業務,不僅將有助于減少企業碳排放,還有助于企業碳資產的形成。


在調整能源產品結構的同時,道達爾能源還致力于引導客戶使用低碳能源的需求,以清潔、高效的能源替代現有的能源產品。


此外,石油企業的減排目光也聚焦于自身,通過提升節能減排水平,管理生產過程。


針對生產過程中的排放問題,道達爾能源采取了提高能源效率、消除伴生氣燃燒、控制甲烷排放等多管齊下的方式,嚴格控制自身生產過程中的碳排放。


數據顯示,自2010年以來,道達爾能源的生產設施能效提高了10%以上,甲烷排放減少了45%,并承諾在2030年前全面消除伴生氣燃燒,為其它石油公司的碳排放控制做出了表率。


特別的是,道達爾能源還成立了一個二氧化碳工作組,專門針對減排措施開展“頭腦風暴”。


據道達爾能源介紹,這一舉措收效顯著,僅2020年就呈報了500多項措施,減排方向覆蓋公司全產業鏈。


通過改變能源產品結構、控制自身碳排放,道達爾能源邁出了凈零排放的堅實一步,也走在了石油行業邁向低碳轉型的最前沿。


引領低碳技術未來


調整能源產品結構、減少自身排放,無疑是短期內最有效的減排方式。


但單純依靠減排并不足以實現凈零排放的目標。在一些關鍵環節上,依舊不可避免地會產生碳排放。


基于此,石油企業開始布局更加長遠的低碳技術領域和解決方案,計劃利用技術手段“消滅”那些無法減少的碳排放。


以道達爾能源為例,據介紹,道達爾能源將碳捕集、利用與封存技術(CCUS)視為實現凈零目標的重要環節,將研發總預算的10%用于該技術的開發,每年投資額高達6000萬歐元,幾乎相當于整個日本政府對CCUS的研發投入。

是機遇也是挑戰!石油巨頭紛紛去油化,如何化被動為主動?

道達爾能源的押注,無疑看中了CCUS技術的強大潛力。


據IPCC(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)預計,到2050年,全球1/3的二氧化碳排放將由CCUS技術來處理。甚至有不少業內人士認為,在當前的經濟結構之下,CCUS將是通往碳中和的一條必由之路。


對于石油企業而言,這意味著,在未來獲取油氣項目以及進行其他可能產生碳排放的生產活動時,是否配備CCUS解決方案或將成為開展項目的先決條件。


正因為意識到這一趨勢,道達爾能源早在10年前就未雨綢繆,涉足CCUS技術。


道達爾能源的首個CCUS項目位于法國南部的拉克,該設施用以捕獲并處理工業過程中的二氧化碳,然后存儲在廢棄的天然氣藏中,開創了歐洲首例CCUS項目。


這一模式也顯示出了石油企業發展CCUS技術的獨特優越性。目前,業內普遍認為,油氣藏擁有詳細的地質勘探基礎和完整的構造條件,是最適合碳封存的早期地質場所。


這一先發優勢令道達爾能源探索CCUS的腳步更加堅定。


2017年,道達爾能源與Equinor(挪威國家石油公司)、殼牌合作,在挪威大陸架上開發名為“北極光”的大型碳封存項目,用以接收并封存來自多個國家的二氧化碳。


2020年,該項目獲準最終投資決定,開始進入實施階段,建成后或將成為全球最大的碳封存項目。


不容忽視的是,在CCUS技術鏈中,二氧化碳的捕集一直是個世界級難題。作為CCUS的第一步,碳捕集成本高且過程復雜,尋求合適的碳捕集方法是CCUS走向現實的關鍵。


基于此,道達爾能源探索國際合作,參與中歐污染物減排技術研究,攻關化學鏈燃燒(CLC)技術。


該技術可實現高達96%的碳捕獲率,同時還兼具高能效和低成本的特點。項目計劃在中國建造全球規模最大的3兆瓦化學鏈燃燒(CLC)技術測試裝置,成為推動該顛覆性創新向工業應用邁進的關鍵一步。


除了捕集和封存,如何利用二氧化碳也是道達爾能源關注的重點。


兩周前,道達爾能源與威立雅集團宣布,在推動二氧化碳生物轉化領域進行戰略性合作。兩家企業計劃聯手開發利用二氧化碳來高效培育富含油脂的微藻,生產新一代生物燃料,實現二氧化碳“變廢為寶”。


誠然,CCUS是一個高投入、長周期的項目,尤其是在技術條件尚未成熟的當下,更加增加了這一投資的潛在風險。


但長遠來看,在邁向凈零排放這一目標的進程中,CCUS技術領域的布局至關重要。


換言之,道達爾能源在該領域的投入,考慮的不是明天,而是更加長遠的未來。


改變,不止于石油


中國碳交易市場上線,還只是全球低碳發展版圖中的一角。


最新的聯合國環境規劃署數據顯示,截至目前,全球已有31個碳排放權交易市場和30項碳稅機制,碳市場正在全球范圍內進一步發展。


碳交易市場的推動,無疑意味著石油企業正在面臨更為嚴苛的“經濟約束”。但事實上,企業面臨的約束卻還不止于此。


近年來,應對氣候變化挑戰已經成為全球共識。無論是國家層面還是社會層面,都對于碳排放問題表現出了高度的關注。


全球多個國家和地區設定碳中和目標,石油企業因排放問題被訴諸法庭,甚至因為轉型進程過慢而引起資本市場不滿的情況屢見不鮮。


種種信號表明,在政策、環境以及經濟的多重壓力之下,石油企業將不可避免地走上低碳轉型之路,甚至迫使企業付出更多、更快的行動。


但事實上,低碳轉型并不僅僅是石油行業乃至能源行業的“專屬”。在全球氣候問題日益嚴峻的當下,這場轉型已經事關全人類的未來。


而石油行業率先扛起的這面轉型大旗,是產業之爭,更是一場社會責任之戰。


文章來源: 石油Link,中國青年網

免責聲明

我來說幾句

不吐不快,我來說兩句
最新評論

還沒有人評論哦,搶沙發吧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