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月10日,永城煤電控股集團有限公司公告稱,因流動資金緊張,截至2020年11月10日終,公司未能按期籌措足額兌付資金,“20永煤SCP003”未能按期足額償付本息,已構成實質性違約,違約本息金額共計10.32億元。

永煤控股10億債券違約 流動資金緊張234億債券待償

關于違約的原因,永煤控股表示公司資金流出現暫時性危機,未及時籌集償付的資金。


也就是說,在短短不到一個月的時間,繼華晨控股之后,又一家AAA國企倒下了,債務違約呈現一個發酵的態勢,從民企到國企,甚至央企,靠信仰買債的日子也許一去不復返了。


據公開資料,超短融“20永煤SCP003”發行于今年2月14日,當前余額10億元,發行期限270天,票息4.39%,應于今年11月10日到期。


記者注意到,這是永煤控股首次發生債券違約,其未來發債之路將布滿荊棘。


其實,永煤控股陷入債務危機早有征兆,今年9月10億“20永煤SCP001”到期,竟由母公司河南能源化工集團(以下簡稱“豫能化集團”)發債償還。


據統計,目前永煤控股存續債券23只,存量規模234.1億元,其一年內到期的債券達120億元,短期集中兌付壓力較大。


存續債券到期分布


值得注意的是,雖發生債務違約事件,但永煤控股目前最新主體和相關債項信用等級為AAA,評級展望為“穩定”。


也就是說,繼華晨控股后,又一家AAA級國企倒下了!


違約后,中債調整了永煤控股相關債券的市場隱含評級,并對相應債券估值予以調整。


永煤控股表示,將通過多渠道積極籌措兌付資金,爭取盡快向投資人支付債券本息。


流動性緊張


據公開資料,永煤控股前身為永城煤電集團,業務以煤炭生產、銷售為主,重點產品為優質無煙煤,此外還涉及商品貿易以及化工、裝備、有色等非煤業務。


從股權結構看,永煤控股的控股股東為豫能化集團,持股比例為96.01%,其是河南省規模最大的省級煤炭企業集團,穿透后公司實際控制人為河南省國資委。


近年來,煤炭和化工產品價格大幅下跌,尤其今年受疫情沖擊,煤炭下游開工率不足,永煤控股盈利能力明顯弱化。


2018年至今年三季度,永煤控股分別實現歸母凈利潤-11.44億、-13.17億元和-3.19億元,虧損規模逐年擴大。


盈利能力


截至今年三季末,永煤控股總資產為1726.5億元,總負債1343.95億元,凈資產383.55億元,資產負債率77.84%。


值得注意的是,近年來永煤控股財務杠桿水平高企,曾一度超過80%,明顯高于行業平均水平,存在較大債務風險。


財務杠桿水平


從債務結構看,永煤控股主要以流動負債為主,占總負債的73%。一直以來,永煤控股的流動資產均無法覆蓋流動負債,其短期償債能力指標呈長期惡化趨勢。


截至今年三季末,永煤控股流動負債有979.49億元,主要為應付票據和短期借款,其一年內到期的短期負債有420.7億元,短期有息負債高達665.11億元。


然而,相較于短期負債,永煤控股的流動性已顯緊張,其賬上合并口徑貨幣資金有469.68億,除去受限資金后無法覆蓋短債,短期償債風險較大。


值得注意的是,永煤控股合并口徑470億貨幣資金、母公司賬上67億,為何無力支付10億規模超短融?


在備用資金方面,截至2020年6月末,永煤控股控股股東豫能化集團獲得2260億元的綜合授信額度,其中尚未使用的額度為972億元。


控股股東銀行授信情況


此外,2019年永煤控股子公司永煤股份與河南資管、中銀金融及陜西金融簽訂了120億市場化債轉優先股協議,并已于2019年12月及今年3月分別落地資金20億元和4億元。


另一方面,作為豫能化集團煤炭板塊的核心資產和重要盈利來源,永煤控股還可以得到股東和河南省國資委的大力支持。


2017年以來,豫能化集團與多家金融機構共簽訂債轉股協議金額合計525億元,用于投資或置換存量負債。截至今年6月末,豫能化集團收到債轉股資金170.01億元,其中永煤控股收到120.01億元,所獲資金支持力度很強。


在負債方面,永煤控股還有364.46億非流動負債,主要為應付債券和長期應付款,其長期有息負債合計231.28億元。


整體來看,永煤控股剛性負債規模896.39億元,主要以短期有息負債為主,帶息負債比為67%。


近900億有息負債之下,永煤控股財務費用高企,其2018和2019年財務費用均超45億元,對利潤形成較大侵蝕。


從償債資金方面看,永煤控股除了經營性現金流,還對外部融資較為依賴。其融資渠道較為多元,通過租賃融資、應收賬款融資、銀行借款、債券融資、股權質押以及信托等方式融資。


然而不妙的是,2015年以來永煤控股外部融資環境惡化,其籌資性現金流凈額持續凈流出,再融資渠道遇阻。


籌資性現金流凈額


從資產質量方面看,截至2020年9月末,永煤控股其他應收款高達278.54億元,占凈資產的73%,主要為與豫能化集團及下屬單位之間的往來款,資金拆借規模較大,對資金形成大量占用,且有子公司已破產,存在一定回收風險。


高負債壓頂、流動性不足背景下,今年永煤控股開始尋求出售股權緩解壓力,8月其子公司安徽徐廣樓煤業51%股權擬公開轉讓,轉讓底價為3.6億元。


近期,永煤控股還發生重大資產重組,進行了一系列資產無償劃轉及無償劃入,劃出化工業務相關資產,有利于其資產質量、盈利能力及資本結構改善,但劃出了中原銀行股權這樣的優質資產,令市場感到費解。


因此,無論從河南省國資委和控股股東支持力度,還是自身經營情況來看,永煤控股都不應該是迅速倒下的那一個,其意外爆雷讓人措不及防。


行業整合


河南省是我國重要的產煤省份,煤炭資源保有儲量排全國第六,主要分布于豫北、豫西和豫東地區。


河南省每年所產煤炭除供應省內外,還擔負著華東、華中等地的煤炭供給任務,省內煤炭供不應求,2018年動力煤調入量約為8647.3萬噸。


近年來,河南省經濟規模穩居全國前列,經濟增速處于全國較好水平。2019年河南省實現生產總值5.43萬億元,按可比價格計算同比增長7.0%,其中第二產業增加值2.36 萬億元,同比增長7.5%。


近年來,受益于供給側改革的嚴格執行,我國煤炭市場供需關系得到明顯改善。


隨著煤炭供給側改革進入后期,未來煤炭價格中樞有可能下移,壓縮煤炭企業盈利??赡軐Σ糠重搨瘦^高,短債到期集中的企業造成較大壓力,煤炭行業變革已經勢在必行。


近日,山西省進行七大煤企重組,煤企整合腳步提速,提高煤炭生產集中度,改善省屬煤炭企業發展質量。


隨著永煤控股債務違約,河南省內金融環境將惡化,再融資壓力陡增,那些盈利能力弱、債務負擔沉重的過剩行業國企,只有經歷大刀闊斧的改革和重組后,才能涅槃重生。


文章來源: 小債看市,固收預警

免責聲明

我來說幾句

不吐不快,我來說兩句
最新評論

還沒有人評論哦,搶沙發吧~